长夏

还没有填写个人介绍。

推开大门,朦胧的灯光便洒落了,映得茫茫大雾如群蚁,细密地漂浮在空中,染上了暖橘色。空气钻入鼻腔,隐约裹挟着呛人的味道。我咳嗽几声,戴上口罩,沿着平日的路线前往学校。
此时天未亮,夜幕依然重压于顶,泛着不祥的紫红。周围的楼宇仍未醒来,沉默地立于阴影之中。花坛里残留的几棵树木、一片小草,都蒙着暗色的面纱,窥伺着周围。雾气使一切都变得模糊了,任何颜色都渐渐褪去,徒留灰暗的潮水在空气中涌动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