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眠于夏

还没有填写个人介绍。

夏布谈恋爱的基本条件

在原作的基础上,假如夏尔和布兰多要谈恋爱,至少需要满足什么条件?
1. 布兰多可以取向男。
2. 布兰多对学姐、公主的感情都很纯洁。
3. 布兰多不喜欢罗曼小姐,罗曼小姐不是他的未婚妻。罗曼小姐对布兰多没有男女之情。最理想状态是官配变兄妹,嘻嘻。
4. 夏尔可以取向男。
5. 夏尔不纠结两个人的辈分,也没有古板的忠君(?)思想。
6. 夏尔懂布兰多,布兰多知道夏尔懂他,并且也懂夏尔。
待续。
P.S. 罗曼后来死了吗???我还没看完不知道啊???

怒气

对于大多数板着脸发脾气的人而言,那些越愤怒,脸上笑容就越灿烂的人是难以理解的。
为什么要笑?你在笑什么?有什么可笑的?是那个争执的源头,横冲直撞的对话,还是彼此扭曲的面孔?
但是内心表层的荒谬微微荡漾着,水下是一片平静,缺乏光线,显得阴暗,深不见底,深处的水纹丝不动,好像变成了坚硬的固体。假如从水下往上面看,水上的世界就和平常一样,甚至天气还要更好一些,阳光灿烂极了,洒在树丛上,像是流动的金子。风猛烈吹刮着,地面上的影子一刻不停地颤抖着,好像永无止境一样。而阳光却依然稳定地落下来,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于是你可以看到我脸上灿烂的笑。

其实,压抑着绝望着就习惯了,如今已经渐渐变成颓唐恣睢而放任自流的样子了。

推开大门,朦胧的灯光便洒落了,映得茫茫大雾如群蚁,细密地漂浮在空中,染上了暖橘色。空气钻入鼻腔,隐约裹挟着呛人的味道。我咳嗽几声,戴上口罩,沿着平日的路线前往学校。
此时天未亮,夜幕依然重压于顶,泛着不祥的紫红。周围的楼宇仍未醒来,沉默地立于阴影之中。花坛里残留的几棵树木、一片小草,都蒙着暗色的面纱,窥伺着周围。雾气使一切都变得模糊了,任何颜色都渐渐褪去,徒留灰暗的潮水在空气中涌动。

气球

去前学校开联欢会,散伙时众人兴奋地踩烂气球取乐。我把一个红色的抱在怀里,他们向我讨要时,我摇头拒绝。在布置教室时,我吹了许多个气球,而最后只剩下这一个,我想要保护它。
活动结束后,我把红气球带回家,放在卧室凌乱的杂物堆里,再也没看它一眼。几个月后的一次扫除中,我把气漏了大半的气球扔掉了。它曾经大而饱满,但最后只是小小的、瘪瘪的一团。

既然都诈尸了,那就把最近写的练笔也发一发吧。

【静临】做个白日梦

好久没上号,昨晚做梦梦到他俩了,所以诈个尸。
情报贩子和他的男友兼职保镖的日常。

1
某情报贩子手下头号走狗名为平和岛静雄。
别人都觉得,要是没有这个特别能打的保镖,折原临也他早就被仇家弄死了。
2
折原临也再次挑起一场黑帮火拼,看够了热闹以后就和他的保镖溜达着回家去了。
折原临也说:“看不惯就滚蛋,能当我保镖的人有的是。”
平和岛静雄哼了一声,没说话。
然后他们就一起进了电梯。
3
平和岛静雄满脑子都在回放刚才折原临也对他说的话。
那个人在电话另一端说:“一个拥有优秀职业素养的保镖从来不迟到。小静,你被解雇了。”
过了一会儿,他来到折原临也家楼下,刚好看见折原临也带着两个小姑娘从楼里出来。
平和岛静雄赶紧追上去,两个小姑娘颇有眼色地躲到一边,看着平和岛静雄拉住了折原临也的左手。
折原临也没能挣脱,说:“小静,你已经被解雇了。”
平和岛静雄说:“没关系,就算不是保镖了,但还可以继续当男朋友。”
折原临也宛若棒读一般地笑了几声。
于是,从左到右高低排列的四人,两两牵手,在雨后湿漉漉的街上,渐渐变成四道青色的影子。
4
公寓里,折原临也从沙发上站起来,走向厨房。
临近厨房时,他回过头来,对平和岛静雄说:“来啊,kitchen在召唤~”
平和岛静雄已经把没看完的书放下了,也站起来走向厨房,心想道:就怕不是厨房,而是欲望在召唤。
那天晚上的晚饭,是两人洗过澡后叫了外卖解决的。

P.S. 因为是梦的缘故,所以有些语句读起来会有点奇怪,但是不想改了。

眷恋

她躺在靠窗的病床上,专注地看手机。
我伏在她床边,头埋在臂弯里,背对窗户。我的耳朵里塞着耳机,里面播放的是很沉静的音乐。
我伸出手,凭感觉摸到她的衣袖,揪住抓挠三四下,抬起头看她。
她也侧过脸看我,窗外的光照进她的眼睛,闪烁着微光。
我不说话,再挠三下,脸上表情不变,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。
她的嘴唇开开合合,虽然听不见,但我知道她说了什么,我回答她:“不干什么。”
她还来没有说话,我耳边依旧飘荡着悠扬的歌声,我对她说:“我不想和你说话。”说着摘掉了耳机。
她说:“那就别跟我说话。”
我说:“不。”然后又隔着袖子挠了挠她的左臂。
她继续看手机,不理我。我也不在意,目不转睛地看了她一会儿,又趴下听歌了。

——送给我刚出院的妈妈——

音乐

风儿轻飘飘,拂上浅绿的矮山坡,打个卷儿,又荡下来。它顺着旷野往远方走,和流经的溪流互道问好,再继续前行。遇到羊群和牧人,它从地上的白色云朵中穿过,带走遥远的喧哗之声。它携着歌声向西去,直到陆地开裂之处,那里雾气缭绕,群鸟展翅梭巡,它沿峡涌下,于是两面崖壁间皆是它的呼啸回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