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夏

还没有填写个人介绍。

韩萧这个男主 各种酷帅吐槽傲娇可以说是很萌了
和配角的互动也gay里gay气的 什么冯布、本尼特 统统被坑得不行气得上天还拿这个小妖精没办法
听说有人建议书名改为《超神基械师》
(゜▼゜*)

【复战&FGO】元首的人物卡

听说锋大也写了型月设定?书还没补完没看到,但情不自禁脑洞大开……所以……
私设有,ooc有,斯密麻三。
PS:新增羁绊10礼装设定、隐藏语音。
——

星级 🌟🌟🌟🌟🌟
职阶 Rider

姓名 莱茵哈特*冯*施泰德
真名 徐峻
性别 男
身高/体重 --
出处 ?
属性 秩序*恶/秩序*中庸
地域 德国/华夏

【能力数值】
筋力C 耐力A+ 敏捷B+ 魔力D 幸运EX
宝具???
【职阶能力】
对魔力 EX
    本是一名成长于红旗下的唯物主义无神论者,通过科幻的方式来到异世界,两段人生中始终不存在任何魔术相关的事物。“不信则无。”因此,作用于自身的任何魔术,无论是咏唱、咒法、仪式,还是术式,都无法发挥应有的效力。
    简而言之,就是一切魔术无效化的能力。
(弱化耐性提升)
骑乘 A++
    在原世界就是一名业余飞行员,穿越后不知何故掌握了一系列驾驶军用交通工具的技能,开飞机的水平堪比王牌飞行员,曾和下属们一起开坦克,似乎还会骑术。圣杯强化了这项能力,使之成为职阶能力。
(Quick指令卡效果提升)
神之荣光 A
    灿若朝阳的金发,碧如苍穹的眼眸,修长英挺的身姿,优雅雍容的气质——这就是迷倒万千少女、全国人民、乃至全世界的德国元首,莱茵哈特!
(魅惑付与成功率提升)(虽然没有魅惑技能)
先知 EX
    作为来自异世之人,拥有广博的未来知识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对政治、军事、经济、科学等一系列学科都有超越时代的认识和理解。当然,对于一些现代人才能享受的娱乐,也可能有相当的了解。
(精神弱化耐性提升&弱化状态付与成功率提升)
【保有技能】
上帝使徒 A
    德意志全国上下,无不谨遵上帝使徒之号令。
(赋予自身各种随机状态)
帝国元首 A+
    德意志的元首,欧洲大陆的无冕之王,一举一动都牵动着整个世界。
(己方全体攻击力提升&己方具有【德国】特性的对象攻击力提升&敌方全体防御力大幅下降)
穿越时空的信念 EX
    想要改变历史,想要找到第二次生命的意义和价值——怀着这样的信念,成为德意志的元首,凭借来自未来世界的知识,坚定不移地行走在创造历史的道路上。
(赋予自身无敌贯通状态&暴击威力提升&Quick指令卡效果提升)
【宝具】
德意志与我同在(Quick)
等级:A
类型:对国宝具
处于最辉煌时代的德国,那些名垂青史的将领,威名赫赫的军队,他们至狂至热的崇拜敬仰将化为真正的力量,只为一人而来,他们将踏破一切阻难,扫清一切障碍,根绝一切敌人——因为,“德意志与我同在”!
(对敌方全体发动强大的无视防御的对【盟军】特攻攻击,暴击星掉率提升)

于我指尖转动吧,历史的车轮(Art)
等级:???
类型:???
作为真正改变历史的存在,所拥有的某种能力,可以使一切事物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,可谓是“主角光环”一般的能力,具有“不可能被打败”的特性——但是,当遇到同样成功篡改历史的存在时,这项能力将发生不可预知的变化。
(???)
【指令卡】
Buster Art Art Quick Quick
【语音】
召唤——
“你好,我是莱茵哈特*冯*施泰德,职阶……等等!这是什么情况?!”
升级——
“不,还没到可以放松的时候。”
灵基突破——
“如今这种情况,除了接受我也没什么其他办法啊。”(面无表情)
“唔,真不适应啊,这种拥有超自然力量的感觉。”(苦笑)
“要是……他们在就好了,一定会帮上大忙的。”(眼神放远,转而坏笑)
“无论如何,谢谢你,加勒底的御主。”(郑重)
开始——
“啊哈,战役开始了!”
“全军出击,碾碎他们——不我什么都没说。”
攻击——
“啊。”
“好吧。”
“Biu——!”
Extra Attack——
“动漫里是怎么演的来着?‘吃我这招!’是这样吗?那就迎接死亡吧!”
宝具选择——
“呃……既然如此……”
宝具解放——
“那么,来到我身边吧,我的朋友,我的下属,我的士兵,我的民众——德意志与我同在!”
受击——
“呃呜。”
“嘶……哈啊。”
无法行动——
“不,我不能在这里失败……我还没有……”
“难以置信,就这样结束了。”
胜利——
“胜利属于德国!万岁!”
“是的,又一次,但又有谁不喜欢胜利呢?”
个人空间的对话——
“说实话,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叫什么人‘御主’,这简直太荒谬了。不过,我愿意,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“呃,秘书小姐们都挺漂亮的,但我真不知道我——什么?没有问喜欢的类型?……好吧,老实说,这真让人有些尴尬。”
“我讨厌,不,我极度痛恨——那种践踏道德、丧失人性的行为。犯下这种罪行的家伙,我非常愿意赐予他们最最痛苦的死亡。”
“圣杯?……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。我的愿望绝不会通过那种东西实现。”
“坚定信念,绝不动摇——这是胜利的先决条件。”
“那种架着飞机翱翔在那片土地上的感觉,真是怀念啊。”
“这位就是卫宫先生吗?你好,啊,要是我的副官帝森豪芬在这里,你们一定会有许多共同话题的。”(持有[卫宫]时触发)
羁绊——
Lv 1
“虽然来到这里的整件事都处处透着诡异……但是,很高兴能认识你。”
Lv 2
“拯救人理……听起来就像是个三流故事嘛。啊,请原谅我的失言,我没有质疑或不屑的意思——但真的好扯啊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哈!”
Lv 3
“来和我一起打游戏吗?啊,太好了!……为什么这么擅长电子游戏?啊哈哈哈哈,这个问题……怎么说呢……不要在意这些细节了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Lv 4
“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中,德国还是战败了吗?那我也应该是不存在的吧。嗯,这很正常,我完全理解,不必介怀。倒不如说,你们的世界……唔……算了。”
Lv 5
“虽然来自另一个世界——我也无时无刻不想回去,但是,既然有能力帮助你们,我便一定会竭尽所能。所以,有什么疑问,不必遮遮掩掩的,尽管问吧,我会据实相告的——这是我的承诺。”
通关【???】时解锁
???时解锁
【羁绊Lv10概念礼装】
元首的装甲首饰盒
(只有当[莱茵哈特*冯*施泰德]装备时,付与自身回避状态一次,自身防御力提升15%)
卡牌说明:
我也没想到博克能搞成这样……不过,的确是艺术和武器的完美结合,不得不承认,她相当符合我的审美。

——
给元首开挂非常开心!💛

夏布谈恋爱的基本条件

在原作的基础上,假如夏尔和布兰多要谈恋爱,至少需要满足什么条件?
1. 布兰多可以取向男。
2. 布兰多对学姐、公主的感情都很纯洁。
3. 布兰多不喜欢罗曼小姐,罗曼小姐不是他的未婚妻。罗曼小姐对布兰多没有男女之情。最理想状态是官配变兄妹,嘻嘻。
4. 夏尔可以取向男。
5. 夏尔不纠结两个人的辈分,也没有古板的忠君(?)思想。
6. 夏尔懂布兰多,布兰多知道夏尔懂他,并且也懂夏尔。
待续。
P.S. 罗曼后来死了吗???我还没看完不知道啊???

怒气

对于大多数板着脸发脾气的人而言,那些越愤怒,脸上笑容就越灿烂的人是难以理解的。
为什么要笑?你在笑什么?有什么可笑的?是那个争执的源头,横冲直撞的对话,还是彼此扭曲的面孔?
但是内心表层的荒谬微微荡漾着,水下是一片平静,缺乏光线,显得阴暗,深不见底,深处的水纹丝不动,好像变成了坚硬的固体。假如从水下往上面看,水上的世界就和平常一样,甚至天气还要更好一些,阳光灿烂极了,洒在树丛上,像是流动的金子。风猛烈吹刮着,地面上的影子一刻不停地颤抖着,好像永无止境一样。而阳光却依然稳定地落下来,若无其事的样子。
于是你可以看到我脸上灿烂的笑。

其实,压抑着绝望着就习惯了,如今已经渐渐变成颓唐恣睢而放任自流的样子了。

推开大门,朦胧的灯光便洒落了,映得茫茫大雾如群蚁,细密地漂浮在空中,染上了暖橘色。空气钻入鼻腔,隐约裹挟着呛人的味道。我咳嗽几声,戴上口罩,沿着平日的路线前往学校。
此时天未亮,夜幕依然重压于顶,泛着不祥的紫红。周围的楼宇仍未醒来,沉默地立于阴影之中。花坛里残留的几棵树木、一片小草,都蒙着暗色的面纱,窥伺着周围。雾气使一切都变得模糊了,任何颜色都渐渐褪去,徒留灰暗的潮水在空气中涌动。

气球

去前学校开联欢会,散伙时众人兴奋地踩烂气球取乐。我把一个红色的抱在怀里,他们向我讨要时,我摇头拒绝。在布置教室时,我吹了许多个气球,而最后只剩下这一个,我想要保护它。
活动结束后,我把红气球带回家,放在卧室凌乱的杂物堆里,再也没看它一眼。几个月后的一次扫除中,我把气漏了大半的气球扔掉了。它曾经大而饱满,但最后只是小小的、瘪瘪的一团。

既然都诈尸了,那就把最近写的练笔也发一发吧。

【静临】做个白日梦

好久没上号,昨晚做梦梦到他俩了,所以诈个尸。
情报贩子和他的男友兼职保镖的日常。

1
某情报贩子手下头号走狗名为平和岛静雄。
别人都觉得,要是没有这个特别能打的保镖,折原临也他早就被仇家弄死了。
2
折原临也再次挑起一场黑帮火拼,看够了热闹以后就和他的保镖溜达着回家去了。
折原临也说:“看不惯就滚蛋,能当我保镖的人有的是。”
平和岛静雄哼了一声,没说话。
然后他们就一起进了电梯。
3
平和岛静雄满脑子都在回放刚才折原临也对他说的话。
那个人在电话另一端说:“一个拥有优秀职业素养的保镖从来不迟到。小静,你被解雇了。”
过了一会儿,他来到折原临也家楼下,刚好看见折原临也带着两个小姑娘从楼里出来。
平和岛静雄赶紧追上去,两个小姑娘颇有眼色地躲到一边,看着平和岛静雄拉住了折原临也的左手。
折原临也没能挣脱,说:“小静,你已经被解雇了。”
平和岛静雄说:“没关系,就算不是保镖了,但还可以继续当男朋友。”
折原临也宛若棒读一般地笑了几声。
于是,从左到右高低排列的四人,两两牵手,在雨后湿漉漉的街上,渐渐变成四道青色的影子。
4
公寓里,折原临也从沙发上站起来,走向厨房。
临近厨房时,他回过头来,对平和岛静雄说:“来啊,kitchen在召唤~”
平和岛静雄已经把没看完的书放下了,也站起来走向厨房,心想道:就怕不是厨房,而是欲望在召唤。
那天晚上的晚饭,是两人洗过澡后叫了外卖解决的。

P.S. 因为是梦的缘故,所以有些语句读起来会有点奇怪,但是不想改了。

眷恋

她躺在靠窗的病床上,专注地看手机。
我伏在她床边,头埋在臂弯里,背对窗户。我的耳朵里塞着耳机,里面播放的是很沉静的音乐。
我伸出手,凭感觉摸到她的衣袖,揪住抓挠三四下,抬起头看她。
她也侧过脸看我,窗外的光照进她的眼睛,闪烁着微光。
我不说话,再挠三下,脸上表情不变,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。
她的嘴唇开开合合,虽然听不见,但我知道她说了什么,我回答她:“不干什么。”
她还来没有说话,我耳边依旧飘荡着悠扬的歌声,我对她说:“我不想和你说话。”说着摘掉了耳机。
她说:“那就别跟我说话。”
我说:“不。”然后又隔着袖子挠了挠她的左臂。
她继续看手机,不理我。我也不在意,目不转睛地看了她一会儿,又趴下听歌了。

——送给我刚出院的妈妈——